您好!今天是
删稿、商务合作Q.Q:⒉⒍⒊⒌⒍⒍⒐⒎⒎⒉     
首届讯易杯

独白,徘徊在诗与美之间(亚博娱乐官网入口「手机版下载」--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

来源:讯易网作者:zhangchangbao时间:2018-12-10 14:24:01阅读:次

 诗人不是哲学家,他不进行哲理说
教,然而,诗人却总是与人类的思想保持
默契,用诗意揭示哲理,把哲理溶化在诗
意之中。
    诗人的思想有别于形而上学的至理名
言,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形象。
    每当我的笔端不能流出我的思绪时,
我便打开窗子望着浩瀚的夜空冥思,想从
那夜的深处发现一点什么。
    诗是什么呢?
    我以为诗是一个或多或少不受通常逻
辑规范制约的精灵,因此,它使人们的情
感习性、审美情趣和生命体验得以挣脱制
约、解除羁绊而升华。
    正因为如此,伟大的诗歌作品可以不
受时间的限制而具有永久性,使每一个时
代或每一个读者从中领悟到他所领悟的一
切。
    诗是由语言构成的,就像房屋是由
砖、石、瓦构成的一样,由于建筑师们的
构筑不同,世上才有了各具形态的建筑
物。
    所以,一幢精美的建筑物,也是一首
精美的立体的诗。
    最好的骑手,其实就是恰到好处地勒
住野马的缰绳的人。诗歌的最高技巧也在
这里,那就是看你如何恰到好处地勒住情
感的缰绳。
    人们热爱诗,阅读或倾听它,就是根
据自己心灵的需要对其进行自由的接受和
领悟,以便吸收诗中固有的和由语义衍生
的一切内涵,营养自己的心灵。
    诗是由语言构成的,这种语言的构
成,不仅仅要创造出语汇世界,更重要的
是要创造出由语汇词义繁衍出的表意天
地。
    诗歌不是感情的放纵,而是感情的节
制,不是个性的袒露,而是个性的潜藏。
当然,除了技巧之外,更需要的是心智。
    诗写到恰到好处时,就像一座运行的
时钟运行到某一时刻时恰到好处地发出的
一声音响。
写诗是不好讲速度的。有时一挥而
 
就,有时精心构思不成,后者看似比前者
所付出的要多得多,其实,据我的经验,
这个即兴的一挥而就是长期运思和积累经
验的结果。
    诗人应该有一个仓库以便将材料零件
或半成品贮藏在那里,以便需要时能及时
拿出来重新进行新的组合。
    当客观和主观愿望发生冲突时,诗会
在你的内心深处化解这种冲突,而使你趋
于宁静与淡泊。
    当然,这不适合于耿耿于自我的人。
    诗人风格的形成,固然是诗人长期探
索、追求和创造的结果,但没有先辈和同
辈诗人众多智慧的影响、浸透也是不可能
的。
    风格即人。风格的差异,其实是诗人
主观世界(个性、心境、情绪、性灵、性
情以及心理气质的总合力)的差异。
    抽象的概念总是乏味的。
    诗,应该以生动的、感性的、美丽的
意象展开,向人们传达或暗示某种抽象的
概念,以期在人们心中引起共鸣。
    而意象的生动与准确又是至关重要
的,不准确的意象使意、境之间(主、客
观之间)造成巨大的裂痕,不生动鲜活的
意象又容易使诗的立意的思想变得陈旧僵
死。
    在诗人的眼睛里,外界事物和他的内
心世界是相互感应契合的,似乎他内心的
一切正闪耀在有声有色的物象之树上。
    所以,诗是诗人主观世界对客观世界
的“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的独特体
验。
    诗中没有哲理,必然是肤浅的;哲学
若是没有诗意,又难免干枯,既不可亲也
不可爱。纵然诗歌干变万化,它的极至是
不可穷尽的哲理;而哲学无论放乎空虚、
掉乎无垠,它的极致又是诗。所以一首千
古绝唱的诗,在本质上一定是哲学的,而
一篇深刻精到的哲学论文,也一定是一首
洋溢着诗意的诗。
    因些,诗与哲学乃是人类思想艺术的
顶峰。
  诗情之中,蕴含哲理。
  哲理之中,搏动诗心。
  哲学与诗,它们不仅仅在于揭示哲理
捕捉诗意,更重要的是阐述生命的意义,
启迪人类的思索。
    所以,诗人与哲学家一样,都必须从
敏锐地感觉这个世界开始。
    痛苦、沉思、探索是我们不能放弃精
神追求的关键。怕痛苦、怕苦难、怕孤独
等等,才使我们的文学与诗苍白、矫情、
陈腐、僵死……
    看来,是否痛苦似可作为检验一个作
家诗人良心是否醒着的一个标准。
    在寻常的东西中发现异乎寻常的东
西,在异乎寻常的东西中发现寻常的东
西,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所具有的特
性。
    “所谓大师,就是这祥的人,他们用
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看过的东西,在别人
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见出美来。”  (罗丹)
    完美,实在是一种奢望,也可以说是
一种愚蠢。追求完美,只会使我们的精神
贫乏。因此,完美,实在也是一种罪恶。
    倒是残缺或者遗憾,使我们的灵魂渐
趋充实。
失血的苍白使人显得虚脱羼弱,同
 
样,语言的贫乏,也会使诗显得失血的苍
白啊!
    诗有诗眼,那就是诗人心灵的聚光与
时代的聚光凝集的焦点处。
    如果某种思想,未曾像一个女人献身
于她的情人那样献身于某种情感,诗人
啊,请不要用这种思想奴役你的诗。
    韵律,在我看来,就是延长诗意溅出
的音响,以使其充满空间与时间。
    技巧不同于技艺。技艺是制作的手
艺。
    技巧,我以为不仅仅是关系到诗人处
理文字、结构语言、安排节奏的奇巧,更
重要的是关系到他对生活感悟的能力。
    所以,技巧是一种潜能。
    诗的存在,不是要向人们说明什么,
也不是要向人们表现什么,诗,只是让人
们感到它的存在,存在于现在还缺少的东
西中,存在于正在寻求的过程里,这就够
了。
    “在诗中,我特别重视真,其次是
美,然后才是智。”  (贝德·沙里纳恩)在
我看来,诗归根结底是诗人真情实感的记
录,从某个意义上说,写一首虚假的诗实
在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叛。
    诗、画、音乐都源于自然,但是,诗
人、画家、音乐家一辈子所作的努力,就
是想方设法将诗、画、音乐艺术地还给自
然。
    诗是抒情言志的,所以有诗言志之
说。
    志者,思想也,而诗的特质是抒情
的,所以诗言志的“本质就在于给无象的
思想以生动的、感性的、美丽的形象”
(别林斯基),即以某种形象来参与生命的
真理。
    所谓诗的张力,取决于具象对于抽象
所包含的容量,包含的容量越繁多繁杂,
诗的张力也就越大,反之,则越小。
    表现而不是说出人的理念,这是诗人
崇高的职责。
    从某种角度说,思想是诗歌最危险的
敌人。每当我看到那些以说理和议论来理
性思维的论题诗,我就愤慨不已,弃诗而
去。
    意蕴的直陈和浅露,实乃诗歌创作之
大忌。
    形式,其实是内容的载体。诗如果缺
乏形式,也就失去了自己。因为,诗的东
西无处不在,既存在于客观世界,也存在
于人的主观世界,只有表现出来,也就是
说只有形式,才使那些客观存在的诗的东
西成其为诗。
    因朴生文,因拙生巧。大巧若拙,朴
之至,妙若天成。
    诗,是事物自身的不完美、不完善与
诗人永恒地向美、向善之间的矛盾的产
物。
    对任何一个时代的诗人来说,紧密关
注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而非其他,这永远
都将是诗人的真正使命。
    诗人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一辈子竭诚
地永在地追求着至真、至美、至善,执着
于人生永恒的认知和道德的完善,但遗憾
的是,他又永在此地不能抵达理想的彼
 
岸。
    诗人的悲剧,就在于此。
    诗歌的艺术批评,从本质上来说就是
要深入触及诗歌的内核,触及生命的终极
意义,不然,你怎么能拥有对称于诗人的
感悟、经验与沉入呢?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诗歌批评家应该
同诗人一道深入诗歌。
    诗之所以被称之为一切文学的王冠,
我以为它独特之处就在于用有限的词语表
达出无限的意蕴。
    折断翅膀的形象,最好不要让它背负
什么,诗里的形象,应当让它自己展开翅
膀飞腾。像水果的价值就在于藏在水果之
中的甘甜可口的营养一样,诗的价值就在
于它的藏在艺术形象之中的内容,即超乎
异常的真理。
    一首诗的成功与失败,我以为就是看
它是否表达与别人不相同又被别人认同的
最个性的生命体验。
    诗,是由字与词组合起来的,诗的奥
妙,其实也就是字词组合的奥妙。有时,
一个字或一个词就足以使一首平庸的诗精
神起来,有时,一个字或一个词又可以使
一首本来意蕴不错的诗被葬送。
    诗强调炼字,也就在于此。
    诗人,是人类心灵奥秘的开发者,也
是人类真、善、美的收藏者。
    一个诗人的情感,只有在他写诗的时
候如喷泉一样喷涌,而其他的时候应该像
一块海绵,不断地吸收,使之变得充盈饱
和。
    在我还不太懂诗的时候,我的诗似有
太多的夸饰、修饰和掩饰,如今,每当我
写诗的时候,我总告诫自己尽最大可能裸
露自己的心灵,以体现我生活的这个时代
所历经的创伤。
    在纷乱杂沓的词语中,有时,我突然
听到一种自然优美的旋律传来,这也许是
一个字、一个词振出的优美的旋律,使我
沉浸其中,以展开诗的想象。
    诗的形象,实际上是诗人理性与感性
刹那间撞击的闪现。在我看来,一个独特
“形象”的创造,远胜过创作无数部诗。
    批评不等于鉴赏。
    有时,一个具有非凡鉴赏力的读者,
远胜过一打诗歌批评家。
    夸张是一门艺术。
    而一切艺术的夸张都是炸米泡式的夸
张,不是广告代理商推销伪劣产品的夸
张。
    能用一个字准确表达的不用两个字,
能用一个词准确表达的不用两个词,对于
那些不能生动而深刻地揭示内容的形容
词,更是要慎之又慎。
    诗的艺术,就在于它的简洁。
    艺术熏陶,就是一种潜移默化,就像
人挑选那些适应自己需要的丰富的食品一
样,要尽可能地最大限度地接受那些伟大
艺术的熏陶,以强健自己。
    诗的技巧就是搭配字词的技巧。
    在根基不牢的墙基上构筑房子,实在
是件愚蠢而危险的事,它的结果只能是坍
塌。写诗亦然。
    时代的思想,即诗的思想,因语言的
存活而存活,但是语言又总是随着时间的
 
  流逝而逐渐老化、僵化或死亡,因此,革
  新语言,创造新颖、生动且充满活力的语
  言,这应是诗人光荣的职责。
    所谓革新语言,就是在不断探索中发
  现字词之间的特殊关联,使它们组合在一
  起产生不同寻常的意义。
    我以为,检验一个诗人表达情感的能
  力,说到底就是看他情感白热化时是否升
  腾成意象。
    诗人,并不期待诗给他带来什么物质
  利益,他们只不过是想将自己内心剧烈的
  冲突与神经质的不妥协的精神用诗表现出
  来,以保持自己不屈的头颅、不弯的脊梁
  和一个不安分守己的灵魂不受到损害。
    一个富有独创性的诗人,他不仅生活
    比别人特别,即使死他也会创造一种独特
    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告别。
    忠于历史的诗人,历史终不会忘记
  他,而修饰、掩饰历史的诗人,历史终会
  掩埋他。
    感觉,总是稍纵即逝的。诗的感觉之
    所以常常是新鲜的,那是因为诗要捕捉的
    感觉常常是诗人观察这个世界最初的一
    瞥。
    技巧,即是得法,虚伪是不会得法
    的,因此,  “技巧是对一个人真诚的考
    验。”  (庞德)
    诱惑或魅力就在于你没有看透,一个
    一眼看透的女人之所以不可爱的原因也在
    于此。
    那些繁缛绮靡的东西只会叫人眼花缭
乱,倒是那些质朴纯真的东西常常能真正
打动人的心灵。
    像品茶需要细斟慢饮一样,读诗也需
要细品慢赏,才能品评出诗味。
    诗耐读,读的味道才足。
    想象的艺术,实际上就是对客观现实
的夸张与变形的艺术。只有这样,艺术作
品才能逃脱对自然客观的抄袭而成为一种
艺术创造。
    一个诗人,不仅仅是一个时代情绪的
晴雨表,更应该是一个时代的良知。
    沉静的思索也许会消耗你生命的时
间,但它会用突然而至的灵感给你补偿。
    磨镰不误砍柴工,大概就是这个意
思。
    诗人啊,如果要想象的诗像长在一棵
牢牢根植于泥土中的树上的叶一样真实而
充满生命活力,那么,请你将你的诗根植
在生活的泥土中吧!
    我喜欢夜里写诗。
    这是因为,当白日的喧嚣湮没在一片
黑暗中时,沉寂与黑暗更有助于我冥思和
玄想……
    这时,我的笔尖会特别关注我内心的
声音。
    在我看来,没有比一个叫那些热血沸
腾的诗人更加热血沸腾的诗评家更蹩脚的
了,倒是那些令那些热血沸腾的诗人不时
打个冷战的诗评家更令我敬佩。
    我对诗的探索,其实也是一种哲学的
探索。这种探索,决不是拙劣地把哲学演
绎成诗,恰恰相反,而是通过艺术的感受
 
去诗化哲学。
    在不少诗人的旗帜和宣言背后,似乎
正掩盖着诗人创造性已经停滞的危机。
    诗人,只能因自己的诗展示自己的存
在,那才是旗帜与宣言。
  语言过于雕饰,就失之虚伪;而不加
提炼,便流于粗俗。
    所以,诗的语言是既源于生活,又高
于生活且经过锤炼的艺术的语言。
    一个诗人创造诗的过程,实际上也是
诗人对生命进一步体验的过程,对自己审
美潜能的发掘过程,对自身道德修养不断
修补完善的过程…一
    因此,诗人在创造诗的过程中所付出
的心血和辛劳程度,也就是诗展现给世界
存在价值的程度。
    我不愿是一只夜莺,只会委婉的鸣
啭,我更不愿是一只鹦鹉,只会跟着别人
弄巧学舌,我愿是一只报晓的雄鸡,用我
的歌唱催促人们投入新的生活、开始新的
创造。
    诗的语言何谓美?我以为要朴素的
美,反对浓丽的美;要自然的美,反对雕
饰的美。要内在的美。
    朴素美、自然美,体现了语言的人民
性。
    博喻之所以受到诗人的青睐,是因为
博喻采用众多的比喻,使被喻体展示多姿
多彩的形象特征,使诗能给人以强烈的形
象印象和深刻的艺术感受。
    诗的灵感似乎是带有极大的偶然性的
一种迸发,但究其实又是一种有迹可寻的
必然引爆。即是说,似乎不费功夫的得
来,实则乃是踏破铁鞋终日寻觅的报偿。
    不难想象,一个闭目塞听、心如枯井
者是不可能获得诗的灵感的。
    一切可见的东西不过是无法目睹的精
神的引路人。而未来只掌握在那些既表现
了诗人自己,也表现了人类共有的美的情
怀,最大限度引发我们心灵的共鸣的人手
中。
    因此,诗人的诗不仅只属于自己,更
属于人民大众。
  “选材要严,开掘要深。”诚哉斯言!
  选材要严,严就严在“不可将一点琐
碎的没意思的故事,便填成一簏,以创作
丰富自乐”  (鲁迅)。开掘要深,深就深
在要把所选取的素材“加以改造,或生发
开去,到足以几乎完全发表我的意思为
止”  (鲁迅)。
    哲理诗,不是哲理的阐述。诗是艺术
和人性的构成,不能与哲学等同,虽然诗
是哲学的,但也是艺术的、智慧的、感情
的、美学的东西。
    一个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一个民族
更是这样。没有什么比一个民族丧失了创
造自己的精神更值得悲哀的了。在今天这
么一个日益物化且充满了各种诱惑和欲望
的社会变革时期,诗人的痛苦与孤独就在
于此,而诗和诗人存在的意义也在于此。
    只强调诗的时代性而讳言诗中有
“我”,那无疑是对诗的极大误解,但是,
如果诗中的“我”游离尘世,或者只满足
于个人内心深处那么一点点死水微澜,而
与时代的风云变幻绝缘,也必然导致诗的
抒情力度的丧失和精神内蕴的肤浅。所
以,  “构成真正诗人的许多条件中,当代
性应具其一。诗人比任何人都应知自己是
时代的产儿。”

如果感觉这篇文章不错的话 请投一票点赞一下吧!


上一篇:不是一曲挽歌,只是一番慰藉(亚博娱乐官网入口「手机版下载」--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


下一篇: 秋夜闲话与诗歌(亚博娱乐官网入口「手机版下载」--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

你可能喜欢的文章